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电台 > 情感电台 > 正文

第一百九十九章 恩恩怨怨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

发表于:2019-07-11 18:53 来源:本站原创

第一百九十九章 恩恩怨怨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

乐异扬虽然无法战胜对方,但自保的功夫却不逊于人。

他接连使出回虚剑法中的“守株待兔”、“沉鱼落雁”、“画龙点睛”、“力挽狂澜”等招数,连续击退陆之诚多次的进攻。 数十个回合之后,陆之诚进攻稍微减弱。 乐异扬趁机换招为“千鹤独立”,将青云剑插入地面,自己身子突然凌空,侧身跃出陆之诚长剑所及的范围,然后仰卧着身子,双手掌合二为一,使出“沧海神针”的招数,竭尽全力向对方后背击去。 陆之诚感到身后一阵凌风袭来,感到命悬一线,急忙俯卧在地,恰好避过乐异扬的偷袭,不过额头上面还是冒出一股虚汗。 他起身站立好,恨恨地望了乐异扬一眼,双手朝外仰开来,施展轻功后退数丈,不满地说道:“所谓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

乐异扬,没想到你竟然给我来阴的。 ”乐异扬长剑护身,同样倒退数丈,说道:“陆公子,君子小人,并非一时可以辨别。

在下与阁下相识数月,也是刚刚才知道你的为人。 ”陆之诚一向以君子自居,虽然此时已经投降契丹,心中还是不悦,怒道:“你竟然说我是小人?好吧,我就小人做到底,不杀你誓不罢休!”他将双手合璧,让白云剑置于胸前,用内力将长剑微微举起,使剑柄与眉毛相齐,口中默默有声,突然双手上举,白云剑立即抬高到头顶。

乐异扬全神贯注地望着对方,不知他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,突然心中感到不妙,立即一手握紧青云剑,另一手暗运体内的真气,将丹田的内力全都集中于指尖,只等对方使出太阴剑法,以便能够及时化解。

陆之诚蓦地长剑凌空,只见半空中一道亮光掠过,须臾之间,白云剑就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。 陆之诚双手挥舞长剑,那团白雾同样四处晃动。 乐异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一丝不苟地盯着对面的白雾。 只听陆之诚大吼一声,白云剑剑光便向前闪动,那团白雾也立即快速移动。

情势危急,乐异扬立即双脚腾空,顺势将身子移后三丈,同时使出一招“春风化雨”,让青云剑的剑气化入白雾之中。 若在平常对招中,“春风化雨”出手之后,必将来袭的掌风或刀剑击得粉粹。 这次却大为不同。

那团白雾非但没有停止,反而加快了速度朝前面的人撞过去。

乐异扬不觉一愣,随即念了一句“不好”,整个人朝都向后面抛了出去。 幸好有大树挡住,他才没有被冲出太远。

那颗大树受到强烈的冲击,片刻之后便一分为二。 残余的树干从两边飞散而去。

他艰难的站起身来,突然吐出一口鲜血,身子向后仰去。 乐异扬吃力地顶在青云剑剑柄之上,方才没有跌倒在地。 若非乐异扬体内有近三十年高深的内力,他早就被陆之诚的太阴剑法击得魂飞魄散。 通天邪主望见乐异扬狼狈不堪的样子,心中十分满意,对陆之诚说道:“徒儿,你的太阴剑法出神入化,终于破了这个小子的防御能力。 ”陆之诚收起白云剑,故意谦虚地说道:“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,徒儿才能事半功倍。

”说罢双眼注视着乐异扬,生怕他使出什么花招溜走。

通天邪主哈哈大笑,转身对耶律德光说道:“皇上,乐异扬已被小徒击败,不知皇上打算怎么处置他?”耶律德光望了陆之诚一眼,目光中透出赞许的神色,说道:“刺客闯入我莫州大营,虽然大部分被击毙,但为首的刺客却逃走。

以这些刺客的武功来看,朕的四大总管未必是他们的对手。

乐异扬,你犯下这么大的罪过,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乐异扬被太阴剑法所伤,又被大树所撞,胸口闷得出奇,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。 耶律德光正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算你默认了。

朕今日若不杀你,那些阵亡的将士绝不会瞑目。 ”通天邪主立即会意,对陆之诚说道:“徒儿,皇上已经发话,你大可放手去干。

”陆之诚早就在等待这句话。 通天邪主话音刚落,他便挥剑跃身到乐异扬身边。 陆之诚用长剑抵住乐异扬的胸膛,傲慢地说道:“就算有青云剑在手,你仍然是我的手下败将。

”他停顿了片刻,又说道:“我师妹不知道看上你哪里,竟然让你迷得神魂颠倒,连我这个师兄也不要了。 她是悠云山庄的二小姐,素来衣食无忧。

如今一个人漂泊江湖,不知要受多少的苦头。 乐异扬,我师妹沦落如此,都是因为你的缘故!”陆之诚正在不停地数落乐异扬,完全没有立即杀死他的意思。

通天邪主望在眼里,担心时间一长会发生变故,催出道:“徒儿,失败之人,还有什么可讲的。 赶快动手,以免夜长梦多。 ”陆之诚转头道:“师父,我与此人有太多过节,须得一一算过,方能解我心中的恶气。 ”乐异扬此时已经恢复少许,缓慢地说道:“恐怕还有那日我暴露你是陆官琰的儿子一事吧。 ”陆之诚冷冷地笑了一声,轻声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,那就死的不冤了。

”当年显允焕将陆之诚藏身在悠云山庄,正是为了躲避其他人的追杀。

乐异扬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布陆之诚的身份,当然让其心中不悦。

这才使得陆之诚下了决心要除掉他。

乐异扬想起在幽寂谷听到的传闻,叹息了一声,虚弱地说道:“陆公子,密云洞里的那块传世金箔,想必是你父亲从后唐宫中盗取的吧。 ”陆之诚听后一惊,悄声说道:“黄巢的那些宝藏和武功秘笈,马上就要成为我陆家的了。

我父亲当年建国称帝的梦想,终于要在我陆之诚手中完成。

”陆之诚拜通天邪主为师不过是权宜之计,他的真正意图便是习得太阴剑法,寻得黄王宝藏,以作为日后兴兵之资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